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当天更新0部 总数量28635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观看历史

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性奴妹妹


我悄悄的把房门打开,慢慢的向这间充满少女气息的房间主人走去。

  她躺在床上的的身影是那么的诱人,浑身都散发出一种诱人犯罪的气息,那滚圆挺立的巨乳,肥硕的屁股,堪堪一握的细腰,单单是从背后看去就让人有种上去奸淫的慾望。

  我静悄悄的靠近她,看着她的背影,咽了一口唾沫,伸出颤抖的双手??????

  「啊……」我突然被眼前这个突然蹦起来的女孩吓了一跳,「哈哈哈,哥哥,你终于被我吓到了,哈哈哈??????」我尴尬的看着眼前的女孩--我的妹妹,有些无奈的说:「好吧好吧,我承认,这次是我输了,不过,上学快迟到了,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好!」是的,此时此刻我的妹妹只穿了一件小可爱和一件窄小的丁字裤,而且在刚才妹妹蹦蹦跳跳的时候,窄小的丁字裤已经成了一条细绳,而且还被拨弄到了嫩穴旁边??????

  好吧,我承认盯着妹妹的嫩穴看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所以,我赶快转过身,迅速的离开了妹妹的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我还听到了妹妹得意的声音:「哈哈,哥哥,你还是那么害羞啊!」而我却只能无奈的承受妹妹的嘲笑,谁叫我从小到大除了AV片里的女优以外的女性身体都没有看过,从小到大连手枪都没打过的绝世小处男咧!

  我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厨房里刚做好的饭菜拿到饭桌上,低头开始吃饭,我知道接下来的东西不是我能看的。

  果然接下来妹妹大呼小叫的从我的身后走来走去,近乎赤裸的身体也从我背后走来走去,口里叫的也无非都是「哎呀!我的胸罩放在阳台忘记收进来了」「怎么乳房又大了一些,连I杯罩的胸罩都有点承受不住了」之类的话。而我却只能闷头吃饭。

  等妹妹来吃早餐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洗碗,整理书包,把鞋从鞋柜里拿出来,然后穿戴完毕坐在自行车上就等着我妹妹出来了。

  「哥,走吧!」妹妹一个健步跳到自行车后座上坐好,让自行车狠狠的晃了两下。

  我就有些纳闷,最近看妹妹也没有怎么长,怎么就这么重啊,难道都长到胸部上去了???

  我想到这里,偷偷的看了看妹妹的爆乳,嗯,好像又大了些。感觉到下身有些蠢蠢欲动,心里连忙念了几句净心咒,才安稳下来,有这样的妹妹真是很悲惨,只能看,不能吃啊??????

  骑车到了学校,放好了车,我和妹妹一起进了梯形教室,教室里男生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妹妹的身上,毕竟妹妹的I杯罩也不是虚的,非常的吸引男人的视线,而且妹妹的衣服大多都是淫荡暴露的衣服,所以学校里的男生送给妹妹一个外号「淫荡乳牛」。

  我和妹妹按照惯例走到最后一排挨着坐,我坐到位子上,赶紧低头睡觉,现在我和妹妹都已经大四了,不用担心以后的问题,当然,如果你旁边天天坐着一个衣着淫荡暴露的美女,却能看不能吃,相信你也会和我一样,再说,教室里的那群男生可以杀人的目光也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了的,反正我觉得还是和周公一起聊天比较好。

  一觉睡到放学,妹妹把我叫醒,我骑车带着妹妹一起离开了学校。

  我们回到家,吃完了饭,打开电视和妹妹一起坐在厚厚的地毯上看电视。

  妹妹趴在枕头上看电视剧,本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是妹妹今天下身之穿了一件超短裙和一件丁字裤,早上就说了,那丁字裤已经变成一条细绳被拨弄到嫩穴旁边,所以嫩穴那里已经完全没有了遮掩,我纳闷为什么妹妹不把丁字裤整理好呢,妹妹的嫩穴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下身的阳具开始渐渐的变大,直到变成30厘米左右的大阳具。

  我开始轻轻的喘起气来,妹妹好像听到我在喘气一样,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勾引我,妹妹把屁股抬得更高,超短裙的裙摆滑到后背上去,腿也分的更开,让我能够看清楚一切。

  我有点不受控制的伸出手,缓缓地向妹妹高翘的肥臀摸去??????

  「哐当!」

  一声响声让我从色狼的状态中醒来,我向旁边看去,原来是我刚才伸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我旁边的杯子,杯子掉到地上发出的响声。

  我咂咂嘴,不知道是在庆幸还是在可惜,我回头看着妹妹,看见妹妹也正在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此时我才醒悟过来,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扑到床上,心里不停的自责,该死,你怎么能够这样的看你的妹妹,竟然还起了反应。

  想到这里,我狠狠的朝下面任然巨大的阳具一拳打去,很快,我就尝到了报应,我开始捂着下体在床上滚来滚去,由此我们可以知道,打自己的命根子是不对滴,特别是在海绵体充血的情况下。

  我就这样在我心里深深的自责中睡着了??????

  我揉着朦胧的睡眼朝厕所走去,我现在是特别的郁闷,我昨天因为发生了自己偷窥妹妹的嫩穴的事件,心里特别的自责,竟然连上厕所都给忘记了。

  我冲了马桶,走到客厅,停下了提裤子的动作,眼前的景象让我又一次开始大脑充血。

  妹妹还是在电视机前,依旧是那个诱人犯罪的姿势,不同的是,妹妹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我慢慢的走到妹妹的身后,轻轻的伸出手在妹妹肥硕的臀部上摸了一把,在看看妹妹,没有反应,我开始加大动作,这就是女生的屁股吗,手感真好。

  我把另一只颤抖的手像妹妹的乳房伸去,放在妹妹的乳房上,妹妹的乳头已经立了起来,看来妹妹在睡梦中也有反应,这让我本来就是半软不硬的阳具立刻站立了起来,龟头刚好在妹妹的嫩穴擦了一下,美妙的触感让我差点射了出来。

  我开始试图让阳具插入嫩穴,滑开了几次之后我开始没有了耐心,我让阳具远离了妹妹的嫩穴,用手帮忙对准之后,用力一插,大阳具进入了湿润的嫩穴。

  突然,我感觉插入的途中突破了什么障碍,妹妹也在睡梦中叫了一声,我赶快把阳具拔出来看了看,上面有丝丝血迹,妹妹居然是处女,看妹妹平时穿的淫荡暴露的衣服我还以为妹妹已经有了男友,想不到居然还是个处女。

  这个发现让我兴奋难耐,我用力的把阳具再次插入,狠狠地插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女性的身体,哪管它什么九浅一深的,先插了再说。

  很快,我破处之后的第一发就射了出来,但我的阳具仍旧是气势高昂,我把阳具从妹妹的嫩穴里轻轻的抽出来,往上面吐了一口唾沫,再把妹妹在睡梦中被我操出的淫水涂了一些在妹妹的菊花上,把阳具对准妹妹的菊花,一用力,就这样插进去了一半,妹妹娇嫩的小菊花成一个环状套在了我的阳具上,隐隐有开裂的趋势。

  我感觉妹妹的肠道里的褶皱轻轻的摩擦着我的阳具,就刚才把阳具差进一半的那一会儿,就让刚刚破了处男之身的我舒爽的差点射了出来,以前只在AV中看到男优怎么怎么的爽,现在我终于能够尝到这种舒爽的滋味了。

  感觉到阳具前面的窄小,我把阳具抽出来一些,一鼓作气,把阳具全部插了进去。

  「啊!」

  正在兴奋中的我突然听到妹妹大叫一声,我抬起头,正看到妹妹正睁着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眼中还隐隐闪耀着泪花,我当时就有点蒙了,妹妹怎么醒了,我低头看了看正陷在妹妹菊花中的阳具,看到阳具旁有丝丝的血迹,原来是用力过猛,妹妹的菊花开裂了。

  我再抬头看了看妹妹,心里有些绝然,反正做都做了,乾脆继续做下去,大不了享受完在去警局自首。

  想到这里,我开始缓缓的动起妹妹直肠中的阳具,抓着妹妹I杯罩的乳房,开努力的做起活塞运动起来。

  妹妹可能是想不到我在被她发现之后还会继续干下去,脸上也更红了,好像有有种想反抗的慾望,但苦于被我抓着乳房不停的揉,下身菊花也不停的被干,使不出力气来。

  操了没一会儿,妹妹就在我的凶猛阵势下败下阵来,口里开始小声的呻吟起来。

  「啊??????哥哥,啊??????不要这么用力嘛,啊??????我受不了的,啊??????」妹妹眼睛渐渐的蒙上了一层雾,嘴里也开始大起声来。

  或许是因为先前已经射了一次的关系,我全部插进来后倒是没有什么射精的感觉,就这样操了有二十分钟左右,妹妹也开始翻起白眼来。

  「啊??????哥哥,不,要这么用力,啊??????我,我受不了了,啊??????」感觉到菊花里凶猛的夹力,我抬头看妹妹,妹妹居然晕了过去,突然感觉到腿上一片湿润,我低头一看,妹妹的嫩穴那里,居然,居然潮吹了。

  因为这一刻的分心,我在也承受不住妹妹菊花的凶猛,很快就缴锲投降了。

  身心疲惫的我,很快就抱着昏睡的妹妹睡着了??????

  第二章貌似纯洁的妹妹

  (唔,我好像昨天做了什么对不起妹妹的事。)(嗯,不好,我昨天好像强 奸了妹妹!!!)我赶快睁开眼睛,从床上蹦了起来,向客厅跑去……等等!!

  我在床上猛地停了下来,却没注意到我一只脚已经跑出了床的范围……「啊!!!!」

  我在地上已经成了一个完美的「大」字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昨天那事是我在做梦?」想到昨天强 奸妹妹的事可能是做梦,我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只觉得我全身上下的力气都离我而去,我浑身一下子软了下来,心里很是觉得可惜……「我他妈的怎么还是处男啊!!!」

  虽然觉得很可惜,但是没有上妹妹已经是很庆幸了,至少不用去自首坐牢了。

  我一只手揉着刚才摔疼的鼻子,一只手打开房门,梦毕竟是梦。现实的生活还要继续,该起床做饭了。

  我打开门,马上就闻到一股勾起人食慾的香气,我跟着香味来到了餐厅,居然看到了一桌子的饭菜,香气诱人,色彩鲜艳,在尝一口,嗯,还很好吃呢。

  这时我听到隔壁厨房传出一些声响,赶快打开厨房门,看到妹妹穿着围裙正在做菜,围裙下还穿着昨天那件小可爱和超短裙,超短裙下面的丁字裤还是成一条细绳状被拨到一旁,看来昨天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要不妹妹不可能这么平静的给我做饭。

  「妹妹,怎么今天这么勤快,这么早就跑起来做饭,我还以为你今天又要我给你做饭。」「我起这么早来做饭不行吗?哼哼,今天我来做早餐老哥你今天是有福了。」妹妹瞪了我一眼,然后带着骄傲的语气说道。

  「恩恩,肯定是有福啦,谁能这么有福气能把早餐做的像是要吃午饭似得。」「那当然……呃,老哥你故意的吧,居然话中有话的羞我!」妹妹发现我偷偷的在羞她后,狠狠的踩了我一脚,我只能在这里龇牙咧嘴的叫疼。

  「好了,终于大功告成了,来来来,老哥,帮忙把我这最后一道菜端到餐桌上。」我帮着妹妹端着最后一道菜放在桌子上,站起身来仔细看了看,泥鳅,牡蛎,蛇肉,驴肉,鹌鹑……呃,怎么貌似全是可以壮阳的东东啊!

  「妹子啊,怎么全是可以壮阳的菜啊,你难道准备勾引你老哥……」我开着玩笑说道。

  「哥哥,难道你认为我会是那种勾引自己哥哥的坏女孩吗,呜呜呜,哥哥你欺负我,呜呜呜……」妹妹眨着那双纯洁无暇的眼睛,很快就起了一层水雾,我开始有点慌了,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劝正在哭泣的妹妹。

  「好啦好啦,哥哥马上就吃,哥哥马上就吃……」「真的?」妹妹继续用她那双充满了水雾的大眼睛看着我。

  「真的。」我认真的看着妹妹。

  「那好吧,开吃吧。」妹妹哼着小曲,小跑到我的旁边坐下,那里还有刚才那副伤心的样子,不知为啥,我总有一种被耍的感觉。

  坐在餐桌前,看着这一桌貌似可以壮阳的东东,开始低下头狂吃起来。

  当我吃得实在撑不下的,靠在椅子上不停的打着饱嗝时,看到妹妹又一次用她那纯洁无比的眼神深情的望着我,樱唇轻启:「哥哥,你吃饱了吗?」「嗯,吃饱了,实在太好吃了,没想到妹妹你手艺这么好。」我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对着妹妹说。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谈一谈我们的事啦?」妹妹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狡黠。

  「呃?我们的事?什么事啊。」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哥哥难道你忘记了吗,」妹妹眼睛又开始蒙上一层水雾,「昨天你对我做的那些事啊!」「哦,呃!!!」难道我昨天真的操了妹妹,而且连菊花都开苞了。

  「哥哥难道你真的忘记了,那我把证据拿给你看。」妹妹立即对我翘起了她那肥美的大屁股,并且拨开了阴唇,露出里面被藏起来的精液和淫水。还带着丝丝的血迹。

  「妹妹,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那样的!」我开始慌了,刚刚在厨房看到妹妹的小穴外面好像没有精液啊,难道我昨天有那么梦,一滴精液都没有漏就全部射进去了?

  「怎么解释,你昨天都全部插进去的时候都插到我子宫里了,而且后来还把我的那里开了苞,这叫我以后怎么嫁人啊!」妹妹一边哭诉着一边还把仍旧是一个小洞的菊花拨开给我看。

  「那妹妹你想我怎么补偿你啊。」我现在已经开始有些垂头丧气了,妹妹的这些铁证摆在我面前,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只希望用补偿妹妹的方式来让妹妹原谅我。

  「补偿?」妹妹突然转过头来,眼珠子转了转,「可以啊,哥哥你真的要补偿我吗?」我拚命的点头,废话,也只有这一个方法能够让妹妹原谅我了。

  看到我拚命点头的样子,妹妹噗哧一笑:「哥哥你别担心啦,我是不会去告诉警察的,毕竟你是我的哥哥啊,不过你说要补偿嘛,可以啊,只要你让我当你的性奴隶,我保证一切都不会说出去的。」「可以可以可以……呃!什么?!!你要当我的性奴隶!!!」我开始有点不敢相信妹妹不但不告诉警察,也不怪我,居然要当我的性奴隶!!!

  「是啊,哥哥,难道你没有觉得你现在身体很热吗?」经妹妹这一提醒,我突然觉得浑身都的出汗,小腹好像有一团火一样再烧,阳具也再次成为了30厘米长的巨物。

  「哥哥,我为了当你的性奴隶,可是偷偷的在哥哥你吃得菜里放了一点烈性春药哦!」妹妹说的话让我不敢置信,我突然有种中计的感觉。

  「既然是妹妹你故意弄得,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挣扎着站了起来,把阳具扶好,对准妹妹对我扒开的小穴,狠狠地捅了进去。

  妹妹开始浪叫起来:「啊……哥哥,不,主、主人,好爽啊……啊……啊……」我使劲的用力抽插,每次都是全根没入才抽出来,每次抽出来都可以看到跟着阳具一起出来的妹妹的淫水,一直没有想到,原来妹妹的淫水有这么多,操,看来妹妹还真是个骚货,既然是个骚货,我也不在顾及了,双手一边狠狠的打着妹妹的肥臀,一边说:「干,妹妹你还真是个骚货,那以后就不叫你妹妹了,叫你母狗吧。」妹妹被我干的淫水乱溅,口里还断断续续的说:「啊……啊……小、小母狗不是骚货,是、是个彻头彻尾的贱货……啊……啊……被、被自己的哥、哥哥干的这、这么爽……啊……啊……主人用力点……小母狗要、要泄了……啊……」听到妹妹说自己是贱货,是母狗我不由得加大了力气,同时也感觉到妹妹的阴道不停的抽搐,我开始疯狂的干了起来,妹妹也浪叫不止,终于在妹妹高潮阴道不停的抽搐是,终于忍不住,把精液全部都射在了妹妹的子宫里。

  我放开妹妹,任由妹妹无力的趴在地上,我靠在椅子上,阳具依旧是挺立,看来春药的药效还没有过去,我对着妹妹张开腿,说:「小母狗,你不是说要给我当性奴隶吗?赶快过来给你的主人吸吸。」妹妹听到我的话,也慢慢的向我爬了过来,口里还说:「主人……小母狗这就来了……」听到妹妹这么勾人心魂的撒娇声,我呼吸一窒,口里也开始喘起气来。

  妹妹用双手握住我挺立的阳具,然后用她的樱桃小口吸了上去,把我的阳具吸的紧紧的,让我爽的差点就直接射了出来。

  这时候,妹妹吸了一会儿,眼神淫荡的跟我说:「主人!你觉得小贱货吸的你爽不爽阿?」听到妹妹变的如此淫荡,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看来妹妹肯定是那种天生淫荡的贱货。

  妹妹费劲的用嘴帮我吹喇叭,我的双手也用力的去撕妹妹的那件小可爱,想要去抓住妹妹的那对巨乳一撕……没有撕开。

  再撕……还是没有撕开。

  妹妹看着我费力的撕着她那件小可爱,正在帮我口交的樱桃小嘴轻轻笑了一下,自己用手把小可爱给解开来。

  我脸红了一下,双手却是一下猛捏妹妹的巨乳,一下又用手指玩弄妹妹的的乳头,一边说:「干!想不到你的这对淫乳这么好摸,又白又滑,怎么捏都顺手!」妹妹被我上下其手有了反应,呼吸的声音越来越大声,脸颊也越来越红。

  我继续说:「嘿嘿!你这贱货的乳头居然变硬了起来……干!想不到你这么贱,被人糟蹋竟然还会有快感!」说完,我忽然像是发疯了一样,双手抓住妹妹的头,不断的用力上下摆动,口中不时发出:「呜、呜、呜……」的低吼声。

  接着我低吼一声,把精液全部射在了妹妹的嘴里,妹妹也不浪费,我一边射她还一边吞,我虽然已经射了一次,但有刚才吃得那么多壮阳的食物垫底,精液量还是很多的,所以还是有一些精液从妹妹的嘴角漏了出来,妹妹这样吞精的样子,说不出的淫荡。

  等我把阳具从妹妹的口里抽出来的时候,阳具已经软了下来,想到自己终于可以休息一下的时候,妹妹突然跑到她自己的房间东翻西翻的,找的一个大纸箱抱了出来,出来的时候,口里还在说:「哥哥,等下把这些用到我身上……」等妹妹打开纸箱的时候,给我看里面的东西,我已经傻了,里面有皮鞭、细绳、电动阳具、灌肠器、肛门塞……我突然觉得,我真的好纯洁……

  嗯,因为写调教的经验不是很多,所以这章可能会让许多人失望,但大家看到没,标题是『调教第一课』自然也就会有『第二课』『第三课』的,但不会立即写出来,在以后本人觉得火候足够的时候自然会把调教课程放出来的,所以暂时请大家原谅一下。

  关于上篇文有人提出的绿帽问题,放心,本文绝对没有绿帽,只不过适当的暴露和占便宜还是有的,但是本人绝对不会把本书女主们的最后一道底线给贡献出去的。

  第三章某纯男的调教第一课

  「咳咳,大家好,我叫林哲宏,我背后浑身赤裸口里戴着塞口球,手被别在后面铐上了手铐,下体只有一件窄小的丁字裤努力阻止小穴里的电动阳具和肛门塞不要掉出来的淫荡女生是我的妹妹林琬月,额,兼性奴。」「好吧,我承认我不会调教性奴,所以连绳缚都不会,所以才用丁字裤来阻止电动阳具和肛门塞不掉下来。」(囧)「别鄙视我,我是不过是A片看的少而已,好吧,我说实话,我只看过性爱教育片而已,当然,像我这么纯洁的男人哪里去找啊!」(目前自恋中……)「呜呜呜……」

  (呃!什么东东在乱叫啊!)

  「呜呜呜……」

  (真烦,没看见我正在说调教视频开场白吗!)「呜呜呜……」

  (等等,这声音……难道是……)

  我慢慢的转过身去,看到妹妹那姣好的身躯不停的在床上扭动,口里还不停的「呜呜呜」的叫着。

  我赶快屁颠屁颠的跑过去,蹲在妹妹面前问:「小母狗,怎么拉,难道又想加100毫升的清水啦,你都已经加了3次了!不要打扰我录视频行不,这会对我以后学习很不好诶。」妹妹痛苦的摇了摇头,头努力的像背后摆了摆,我赶快跑到妹妹的背后,看到肛门塞正在缓慢的向外退出来,我用力的往里顶了顶,引得妹妹的痛苦地呻吟后,问道:「是不是忍不住啦!」妹妹点了点头,我赶快抱着妹妹跑卫生间,把妹妹放到马桶上,用力的拔出肛门塞。

  「呜……」

  妹妹说不清是痛苦还是舒爽的呻吟了一声,微黄的液体从妹妹的菊花里狂泻了出来,与此同时,一道颜色分明的水柱从妹妹的尿道口里激射出来。

  我看到这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纠结的说道:「为什么你总是在把灌肠液释放出来的时候失禁咧,又要我打扫,还要不要人活啦!」说完,我把妹妹身上的污秽擦乾净,再把厕所简单的冲洗一遍,把妹妹抱到床上,帮她把手铐和塞口球给取下来,妹妹却是毫不领情,嘴巴一解放就站起来不停的训斥我:「搞什么啊,我是你的性奴诶,是你随意玩弄的性玩具诶,怎么能对我这么心软,这都第几次了……」我有些无语的站在原地被妹妹训斥,忍不住反驳一句:「你总是说我,你呢,你怎么懂这么多的?!!」妹妹微微一愣,然后浑身开始颤抖起来,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妹妹的怒气值在疯狂上升,紧接着,妹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开始蒙上一层水雾,低下头开始抽泣起来:「呜呜呜,还不都是你,从小带着人家看那种A片,都把人家带坏了,然后人家初二喜欢上了性虐片,呜呜呜,都是你啦!都是你啦!呜呜呜……」我有些慌了,我记起来了,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的确看过一部A片,不过也不能完全称作A片,那根本就是一部性爱教育片,结果被妹妹发现没收了,结果害的我后来提心吊胆的,再也不敢看过A片,于是,那一部性爱教育片就成为了我从小到大看过的唯一能够称得上A片的东东,也就导致了我在这方面的知识贫乏,成为了我从小到大的痛苦回忆。(囧)但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我面前这位正在哭泣的巨乳美少女,天啊,我从小到大最怕女孩子哭了,小时候跟妹妹抢棒棒糖,她一哭,我就马上把已经含在嘴里的棒棒糖塞到她口里去了。天啊,赶快想想办法啊……「妹妹我错了,不要哭了好不好。」

  (目前抽泣中……)

  「哥哥以后努力调教你!」

  (继续抽泣中……)

  「哥哥买棒棒糖你吃!」

  (仍旧抽泣中……)

  「哥哥以后保证听你的话!」

  「真的吗?」妹妹抬起了头,有点怯生生的问道。

  「真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再看妹妹,那里还有先前可怜兮兮的样子,所以,我知道,我又中计了。

  「好啦!主人……」妹妹坐回床上,把两双腿朝我打开,摆成一个M型,在拿出还在小穴里不停的转动的电动阳具,「接下来我该教你女生的G点在哪里,来,过来,把手指伸进我的阴道里,阴道上方有一个突起的小点,去揉它,啊……对,啊……就是这样!」我一头黑线的坐在妹妹身前,帮妹妹揉弄小穴里那颗突起的肉核,我忽然起了想恶作剧的心思,对准妹妹阴道里的肉核,猛地按了下去。

  「啊……」

  妹妹大腿猛地把我的手夹住,紧接着我就感觉到我的手心一片湿润,阴道里也开始不停的抽搐,嗯,妹妹高潮了,再当我把手指从妹妹的小穴里抽出来的时候,阴道里又激射出一道水柱,嗯,妹妹潮吹了。

  看着妹妹在床上一抽一抽的,心里说不出的得意,终于可以反阴这丫头一次了。

  「唔……」妹妹呻吟了一声,支撑这坐了起来,「嗯,G点培训到这里就结束了,下面我叫你调教性奴的手段。」嗯,好吧,这个世界真的很奇妙,特别是当妹妹从她房里把那个巨大的架子拿出来的时候,我的眼睛几乎都可以瞪出来了,我实在想不通,这个巨大的架子是怎么藏在妹妹的那个小小的闺房里的,对此,我只能感叹这个世界太神奇了。

  「嗯,主人,这是那个……那个……叫什么我忘记了,(作者语:叫什么我真的忘记了,囧,这种是很久以前玩的一个色情小游戏里的用的吊架,可以把双手双脚吊起来。)你只要记清楚怎么用就行了,前面的挨着地面的这两个铐环是用来铐住脚的,后面的两个铐环是用来铐住手的,旁边的这一条链子一拉就可以把我吊起来,等下主人你把我铐住吊起来,然后用旅行箱里的性虐道具来尽情的玩弄我。」说着,丰满的大腿还不停的在摩擦,嘴里还轻轻的呻吟着,彷佛已经在不停的被我虐待似得,对此我只能在心里暗骂一声:骚货!等下在虐待的时候猛点就是了。

  我帮妹妹铐上四个铐环,拉了拉旁边的链条,很快,妹妹被吊成一个大大的M型,我跑到旅行箱里,开始翻了起来,嗯,皮鞭,肛珠,跳蛋,还有一卷大胶带,今天就用这些吧!

  我淫笑着拿着三颗无线跳蛋慢慢的走向妹妹:「来,让主人帮你安上这三个小玩儿意!」「啊……主人,啊……多塞几个,啊……小、小母狗好爽啊,啊……好满足,啊……」我把有鸡蛋大的跳蛋一个一个的塞进妹妹的小穴里,然后再贴上胶带,然后把三个开关都开到强档,妹妹呻吟了一声,透过透明的胶带可以看到里面隐隐有水流涌动,我捅了捅妹妹的小穴,靠近了妹妹说到:「小母狗舒服吗?」「啊……小、小母狗好舒服,啊……好满足,啊……它、它在里面动,啊……」「那小母狗想不想更舒服啊……」我继续挑逗妹妹。

  「啊……想、想,啊……小母狗想要更满足,啊……」妹妹的浪叫更大声了,彷佛生怕别人听不见似得。

  「好吧,主人就帮小母狗满足吧!」说着,我把肛珠的九颗珠子一颗一颗的挤进肛门里就是最后一颗难了点,有鸡蛋大小,不过没关系,一用力就塞进去了。

  「啊……啊……塞进来了,好多,啊……好大,好舒服,啊……小母狗的屁眼好舒服啊……」我握住妹妹菊花里的肛珠的握柄,开始缓缓地抽动起来。

  「啊……啊……啊……小母狗……的屁眼……好舒服……啊……啊……啊……好多的珠子在肚子里动……好厉害……啊……啊……啊……插屁眼……好爽……啊……啊……啊……」我听着发笑说:「靠!你真是天生的欠人干的母狗啊!」「小母狗……就是……天生……欠人干……啊……啊……啊……屁眼……好舒服啊……啊……啊……啊……」

  我看着妹妹被我用肛珠插得爽的娇躯乱颤,特别是那对挺立的I杯罩巨乳,让我一阵火大,一口气把肛珠抽出来,脱下短裤,把30CM的大鸡吧一口气插进妹妹已经润滑足够的菊花里,「啪啪啪」的开干起来,不过在直肠里感觉到跳蛋的震动也别又一番滋味。

  「啊……妹妹被干的好爽……啊……主人……啊……妹妹要做主人永远的性奴隶……啊……天天……啊……被主人的大肉棒操……啊……」看着妹妹被我干的已经开始胡言乱语,爽的跟什么一样,于是我分别用食指与中指夹住妹妹巨乳的乳头,也不管妹妹会不会痛,死命的往后拉扯,妹妹的两个巨乳也变形成狭长的漏斗型,食指与中指也用力的往内压,妹妹的乳头也被我夹的都快要瘀血了,阳具也加快速度跟力道,撞得妹妹的屁股肉啪啪作响。

  妹妹此时已经被我搞的两眼翻白了,双颊泛红,呼吸声像是在跑百米赛跑一样的狂喘,双腿持续的抽搐颤抖,一副快要高潮的样子。

  「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乳头……被捏的好爽……再大力一点……啊……啊……啊……赶快把……小母狗的……淫乳……捏爆……啊……啊……啊……小母狗……是坏女孩……老是用……淫荡的巨乳……勾引主人……干我……啊……啊……啊……现在……屁眼……也好痒……主人……用力一点……大鸡巴……好厉害……啊……啊……啊……以后……用电动阳具……用两个……一个插淫穴……一个要插屁眼……啊……啊……啊……要泄了……要泄了……啊……用力……啊……用力……啊……」就在妹妹的浪叫声中,我突然把阳具抽离妹妹的小穴,回头向卧室走去,边走边说:「嗯,今天的调教就到这里了,下次在接着调教吧。」妹妹听到我要离开,也顾不得自己还被吊在架子上,伸长脖子对我说:「不要啊,哥哥,只要能接着操我,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停下了脚步,勾起了嘴角,问道:「真的吗?」妹妹闻言赶快回答:「真的!真的!」

  妹妹还没有说完,我已经转身向妹妹扑了过去……第四章 第二性奴人选 诞生

  我骑着自行车,感受着后背妹妹I杯罩的巨乳带来的舒爽享受,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妹妹没有像往常一样唧唧喳喳的说着,说到这事我也很纳闷,昨天操完了妹妹后我和妹妹都是有些力竭,结果妹妹居然还把两个大号的电动阳具拿给我,叫我用力的塞进去,并且自己还拿了一条丁字裤用力往上提了提,丁字裤都没入到阴唇和屁股缝里几乎都看不到了,就这样,穿了一个晚上到今天早上还没有脱下来,就这样穿着坐上自行车和我一起去学校了。

  (嗯,估计是爽翻了到现在都还说不出话来。)我心里有些好笑的想着,妹妹好像听到我的心声一样,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腰,我疼的直咧嘴,骑车也开始有些摇摇晃晃的,妹妹赶紧抱住我的腰深怕一不小心就被甩了下去,这样当然只能是更加便宜我了,享受着后背紧实的压迫感,车也骑的稳起来,压迫感自然也随之而去,让我可惜的直咂嘴。

  (刚才,真的,好软,好大,好爽……)

  很快学校的停车库到了,我很快锁好了自行车,转过身来,正好看到妹妹双颊绯红的扶着旁边的栏杆,双腿还在那里不停的颤抖,好像很快就会软了下去一样。

  「诶!妹妹,你怎么脚软啦!」我明知顾问道。

  妹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用可怜兮兮的语气回答道:「还不是哥哥你弄得,昨天把人家弄得浑身酸软,还硬要把两个大号的电动阳具塞进去,还把丁字裤提到底,害的人家今天还浑身没有力气……呜呜呜……你最坏了!呜呜呜……」(呃!我昨天有这么做吗,我好像记得这都是妹妹自己做的吧!)无论心里怎么想,一向最怕女孩子哭的我,也开始手忙脚乱起来,看到周围几个男生开始对我怒目而视起来,我赶紧装作拥抱在妹妹耳边说道:「好啦!好啦!别人还看着呢,大不了我今天好好的补偿你!」听到这句话,妹妹立马破题破涕而笑,抬起头来,那里还有刚才抽泣是的样子。

  (呃!好像,被骗了!今天操妹妹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妹妹!)看着妹妹的肥臀一扭一扭的的向教学楼走去,我才反应过来,心里已经打好主意一定要教训教训下妹妹。

  和妹妹一起走进教室,仍旧是老习惯,走到最后排趴下睡觉,享受到妹妹身体的美妙滋味的我,还不想做出被眼神杀死这种没种的事。

  「哥哥,醒醒!」

  (呃!好像有人在叫我,别打扰我做春梦啦!)「哥哥!给我起来!!!」

  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我的脸颊上传来,哇靠,真疼啊!!!

  我努力的睁开眼睛,想看看到底是谁在掐我,但我只看到妹妹那张可爱的俏脸,和一只手放在我脸上挡住了我一半的视线。

  (等等!我脸上怎么有一只手!)

  我赶快坐起身来,看到妹妹在我的脸上揪来揪去,真疼!

  「哥哥,跟我来!!!」

  还没等我发飙,妹妹就把我拉出教室,不知道往哪里走去。

  等我完全清醒过来,妹妹已经把我拉到男厕所里,随便打开一扇门,把我推了进去,然后锁上,媚眼如丝的对我说道:「哥哥~~~~~你今天可是答应了要补偿我的!」妹妹把我按到马桶上坐着,拉开我的裤链把我的阳具拿了出来,刚才做春梦已经硬了很厉害了,在来到这里的路上还没有完全软下来,现在被妹妹温润的小手握着,感受着妹妹樱唇里吐出的热气,隐隐有东山再起的势头。

  妹妹淫荡的对我笑了笑,张开樱唇,努力的把我的阳具含了进去,我只感觉到我的阳具进到了一个湿润柔软的地方,那一瞬间的舒爽让我的阳具立刻起来,我只感觉到我的龟头进入到一个窄小的,略有些硬硬的管道中,应该是食道吧!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深喉吧!)

  之后,妹妹的香舌在我的阳具周身舔弄着,我阳具里的海绵体迅速充血,硬了起来,妹妹应该是感觉到完全含下去有些困难,把我的阳具吐了出来,伸出香舌,在阳具的周身轻轻的舔弄着,一会儿在阳具的马眼上打着圈,一会儿在龟头下的沟中舔弄着,那样子,好像是在舔她最喜欢的冰淇淋一样。

  「主人~~~~是不是该我享受享受了!」当我继续静下心来享受的时候,妹妹那淫荡的呻吟又想了起来。

  「哦!是是!」我呲牙憨笑着回答这妹妹。

  我双手环过妹妹的纤腰,把妹妹抱到马桶上,让妹妹像母狗一样趴着,我把妹妹的超短裙翻到腰上去,去看到妹妹的超短裙下清洁溜溜,原本应该在妹妹阴道里和肛门里的大号阳具和丁字裤都不见了,想来应该是妹妹为了被我操做准备,在上课的时候就已经把丁字裤和两个电动阳具给脱了下来。

  想到这里,我不禁对着妹妹说道:「你居然在上课的时候就把丁字裤和电动阳具给拿了下来,难道不怕有人发现你这么淫荡吗?」妹妹感觉到我半天不动作,有些饥渴难耐的摇晃起了屁股,听到我的话,更是淫荡的说道:「小母狗不怕,如果有人发现了,小母狗……小母狗希望他们,他们都来操我,把我操爆,免得小母狗用淫荡的巨乳天天去勾引他们,让主人难堪!主人~~~~快点进来吧,小母狗忍不住了!」我听到这里,挺身往前用力一捅,阳具已经进入到妹妹的阴道中,口里还在不停的说着:「妹妹你还真骚,以后我天天操你,操了那么久还这么紧!」「啊……啊……小、小母狗,只给主人你一个人操,当然很紧的啊……小、小母狗以后也要被主人天天操。」我接着又问:「小母狗,那你兴趣是什么啊?」妹妹淫荡的回:「小母狗……最大的……兴趣……啊……啊……啊……就是……被主人人干……啊……啊……啊……要是一天……没被干……就会自慰……啊……啊……啊……小母狗……有时候……会没穿……胸罩……挽着主人的胳膊……回家,希、希望……被主人……强 奸……啊……啊……啊……主人的……大阳具……干死小母狗了……」我听到这里,忍不住道:「原来你一直都希望被我强 奸啊!害的我以前天天憋的不行」妹妹淫荡的回答:「小母狗……现在……只想要……啊……啊……啊……让主人……用、用力……干小母狗的骚穴……啊……啊……啊……」我接着又说:「小母狗,那你怎么老是爱穿低胸的衣服?」妹妹回答道:「啊……啊……啊……小母狗……其实是……想要……勾引……主人……啊……啊……啊……只要……主人……视奸……小母狗……就会……兴奋……啊……啊……啊……可、可惜……主人不领情,让、让小母狗,憋、憋的……啊……啊……啊……」因为昨天的彻夜奋斗,抽插了几十分钟还不太想射,就跟妹妹说要换姿势,我靠在马桶上,让妹妹自己在哪里努力的抽插着,应该可以好好欣赏妹妹那对巨乳的摆动。

  当我靠坐在马桶,阳具依旧坚挺不拔,妹妹看了微微了淫笑,把她的嫩穴对准了我的阳具,屁股慢慢的坐下去,妹妹的双手搭在我的双肩上,屁股开始上下摇动,嘴里不时发出浅浅的淫荡叫声。

  我笑着说:「小母狗,是不是顶到你的子宫啦!」妹妹回答道:「啊……啊……啊……大阳具……插的好深……啊……啊……啊……感觉……贱屄……要被刺穿了……」妹妹的屁股慢慢的加快速度,胸前巨乳也是非常剧烈的上下摇晃,每当小卉的巨乳往下一沉,连带的把妹妹的身体更往下压,让妹妹起来像是被电到一样,妹妹的喘息声越来越快,就这样让妹妹自己摇了几十分钟,妹妹就算去拍淫荡的巨乳影片也肯定精彩了,我接下来又提议换老汉推车。

  妹妹马上背着我趴在马桶上,浑圆的白皙屁股翘的高高的,大阴唇很明显的露出来,接着我用手把妹妹的大阴唇扒开,把大阳具插入,开始疯狂的抽插,妹妹经过二次高潮,体力明显快要支撑不住了,整个人趴在马桶上,屁股任我猛烈撞击着。

  看着妹妹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我伸出两根指头,往妹妹的屁眼插入,妹妹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下了一跳,嘴里发出淫荡的叫声。

  「啊……啊……啊……小母狗……的屁眼……好爽……啊……啊……啊……」看到妹妹比较有精神了,手指头也更加深入的抽插妹妹的屁眼,妹妹被双管齐下的方式抽插,白皙的双腿微微的颤抖,妹妹两眼无神的看着我,樱桃小口气喘如牛。

  「小母狗……的屁眼……被插……啊……啊……啊……配合……大阳具……淫穴……屁眼……都好爽……啊……啊……啊……主人……再粗暴一点……小母狗……的骚穴……已经痒……一上午了……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要爽死了……啊……啊……啊……大阳具……好厉害……把淫穴……要插烂了……啊……啊……啊……小母狗……要被主人……干一辈子……啊……啊……啊……」整个房间充满妹妹的淫言秽语,随着阳具的抽插,妹妹规律的淫叫,大腿也流下好几道淫水,妹妹那对淫贱的巨乳,也随着我的阳具撞击,前后的来回晃动,雪白的巨乳上面都是晶莹剔透的汗珠,顺着巨乳的弧度往乳头集中,最后滴了下来。

  「啊……啊……啊……小母狗……要高潮了……要高潮了……啊……啊……啊……烂穴……被操的……好爽……啊……啊……啊……小母狗……又想尿尿了……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要被干死了……啊……啊……啊……小母狗……要泄了……啊……啊……啊……」听到妹妹的淫叫声,想必她快要潮吹了,于是我赶紧从妹妹的淫穴拔出我大阳具,另外对准没灭的屁眼,狠狠的插入,小卉的屁眼被我突然插入巨大的阳具,脸上出现了满足的神情,开始大声的淫叫。

  「啊……啊……啊……主人……屁眼……好爽……啊……啊……啊……大阳具……好粗……啊……啊……啊……主人……好爽……屁眼……好爽……啊……啊……」妹妹的肛门刚开始插入的过程很顺利,还是整根阴茎插入妹妹的屁眼,还是会有些不顺,我开始用力抽插妹妹的屁眼,耳边尽是妹妹淫荡的呻吟声,抽插妹妹的屁眼越来越顺,速度越来越快,妹妹也在不停的淫叫。

  「啊……啊……啊……小母狗……的屁眼……好舒服……啊……啊……啊……大阳具……好厉害……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妹妹说完话,就把手伸到自己的淫穴那,居然开始用手指开始自慰了起来。

  「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要爽死了……啊……啊……啊……在阴道里……居然可以……摸到……大阳具……好奇怪的感觉……可是……又好爽……啊……啊……啊……好爽……烂穴跟屁眼……都好爽……啊……啊……啊……小母狗……全身……好热……被大阳具……干的好爽……啊……啊……啊……」又持续干了十几分钟,感觉阳具快要射精了,准备要做最后冲刺,看着妹妹被干的胡言乱语,爽的跟什么一样……于是分别用食指与中指夹住妹妹巨乳的乳头,也不管没灭会不会痛,死命的往后拉扯,妹妹的两个巨乳也变形成狭长的漏斗型,食指与中指也用力的往内压,妹妹的乳头也被我夹的快要瘀血了,阳具也加快速度跟力道,撞的妹妹的屁股肉滋滋作响。

  妹妹此时已经被我搞的两眼翻白了,脸颊泛红,呼吸声像是在跑百米赛跑一样的狂喘,双腿持续的抽蓄颤抖,一附要高潮的样子。

  「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乳头……被捏的好爽……再大力一点……啊……啊……啊……赶快把……小母狗的……淫乳……捏爆……啊……啊……啊……小母狗……是坏女孩……老是用……淫荡的巨乳……勾引男人……干我……啊……啊……啊……现在……屁眼……也好痒……主人……用力一点……大鸡巴……好厉害……啊……啊……啊……啊……啊……啊……要泄了……要泄了……」就在妹妹的淫叫声中,在妹妹的屁眼里喷出大量的精液,同时,妹妹的淫屄也潮吹喷出大量的淫水,当我的双手一松,妹妹已经是浑身酸软的趴在马桶上。

  我拿出随身带着的纸巾,把我和妹妹身上擦拭乾净,然后扶起起妹妹打开门准备回到教室。

  但当我推开厕所单间门的时候才发现,门外有一个满脸通红的女孩站在那里,我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妹妹已经在旁边喊了起来:「米馨,怎么是你!你在这里干什么?」那个被妹妹称作米馨的女孩,慌忙的抬起头:「没、没什么,我什么都没听到,我、我走啦!」(呃!好像,被发现了!)

  我摸着鼻子无奈的想着,对着旁边的妹妹说道:「你说那个女孩会不会说出去啊?」「应该不会,她和我是好朋友,我清楚她的性格,不过,也要防范于未然。」妹妹那双楚楚动人的大眼睛已经眯了起来,里面好像闪耀着一种叫做阴谋的光芒。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时,妹妹突然对我说道:「哥哥!」「嗯」

  「你说……你是不是该收第二个性奴了!」

  「嗯!诶!!!!」

  【完】

上一篇:真实经历之初试后庭 下一篇:职场少妇

性奴妹妹 相关视频

《性奴妹妹》相关评论

评论加载中..